办案手记:大叔的手到底应该怎么赔01?

2019-04-12 15:41:00
章李律师
原创
1544

 一:假期后综合症

春节假期一晃而过,随着公检法逐渐进入工作状态,作为律师的我们自然也是跟随他们的步伐,有序而富有挑战的推进工作进程。

处理完手头计划好的工作,突然想起昨天刘法官说好跟我沟通明日上午就要开庭的案子,却一直没有打电话过来,想想估计百忙之中的刘法官给又给忘记了。案件迫在眉睫,不能被动等待,必须主动出击,一看手表,离上午下班还有半个小时的样子,想想刘法官此时多半是在办公室的。于是马上拿起电话给刘法官打过去。





二:积极与法官沟通

果不其然,刘法官刚刚开完庭。和法官打交道多了,对他们的上班节奏还是会有所了解,一般上班后半小时和下班前半小时联系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法官几率最大,所以和法院打交道还是很很多门道的,在此就不予赘述了。

“刘法官,您好,我是昨天联系您的章律师,张某某的案子的案卷经过您仔细查阅之后,想在开庭前和您交流下看法。”

“这个案子的法律适用目前有不同的看法,我也是在找相关的法律规定。”

这个回答在我打电话之前已经就猜到了,的确这样的案子,每个法官会有每个法官的看法,每个地方会有不同的判例,甚至完全相反的判例,既有完全胜诉的判决,也有完全败诉的判决,目前争议和适用很大。那么我该如何进一步和法官沟通呢?




三:无辜而可怜的大叔

这个案子的特殊之处在于这是一个已经过了60岁法定退休年龄的憨厚老实大叔,穿着也很朴实,说话带有农民伯伯常见的害羞甚至怯弱,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我老实本分的父亲。他们万不得已是不会走上打官司这条路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六十多岁的人了,按理应当在家安享天伦之乐,可是农村人没有养老保险,儿女又都是为各自生计奔波,年老的父母是只要有点能力,基本都在外头继续打工维持生计。本案的主人公张大爷就是这样子的情况,退休之前就已经在被告公司上班了,老板看他勤劳本分,在60岁之后仍然雇佣他在公司上班,自然是合同也没有签,更不用说不用交社保了,这也是当下农民工进城务工的真实写照。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张大爷在工作的时候不小心把手给弄伤了,整个左手掌让锯木机器给割断了,现场及手术的的照片让我这个已经从事多年医学经历、甚至从事尸体解剖都不害怕的人感觉反胃、心酸,看着情凄意切,估计没有比这伤得更严重的手了吧。但是单位却在刘大爷治疗期间翻脸了,不仅不足额支付医疗费,还不给一分钱赔偿,并放言外地人在这里没滑头,听得我义愤填膺,后面经过调查,的确是这么回事,坚定了我要尽力帮助刘大爷的决心。




四:到底应该怎么赔?

这个案件肯定是可以得到法定的赔偿,但是法律关系认定不同决定了赔偿数额不同。就刘大爷的情况,在相同条件下,按工伤待遇赔偿数额是要比按劳务关系侵权赔偿数额要高出一些,这对于农村人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可是这个案子的难处在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是否能够按照工伤待遇进行赔偿?因为不同地方、不同法官都会有不同的看法,甚至同一地方不同法官的看法也不尽一致。因为地方规章、规范化文件及、部门规章和法律法规不一致甚至互相冲突的时候,法院和劳动仲裁委会根据的法律法规等依据的不同,就同一事实作出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判决结果。

本案就是属于这种特殊情形,对于退休农民工因工受伤能否认定为工伤,地方规章、规范化文件及、部门规章和法律法规对此认定是不统一的,甚至有冲突,从实体上人社部规章及最高法复函可以认定为工伤,但是浙江省高院也出了一个文件认为不能认定为工伤,应按照劳务关系走;从程序上劳动仲裁委对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争议案件又不予受理,而法院又觉得法院判案只能依据法律法规而不能依据部门规章。也许人们会有疑问,当上下位法律发生冲突的时候,应当下位法服从上位法,直接按照最高法复函认定即可啊!但这只是理论套路,下位法应当服从上位法,但下级也应当服从上级,以法治国是两条腿走路,也算是中国特色吧。

 


五:努力说服法官

  界于以上情况,跟法官沟通的时候就得尤其注意,得尽量帮助法官厘清法律事实和法律关系,所以我决定把之前研究过的相关资料一并打印出来交给法官,顺便可以在开庭前当面跟张法官沟通一下案件情况:“我们原告代理人这边在立案之前对这个案件有详细的研究,也找到了一些法律依据,要不我马上给您送过来?”

“那行,你到法院大厅后给我办公室打电话。”电话那头是法官平易近人的回答。

“好的,我二十分钟内赶到法院。”我马上回答道。

我之所以能够二十分钟赶到法院,其一是单位离法院较近,其二是当初意识到了这个案子的复杂性,所以提前把相关法律法规及判例等材料打印出来了,以备不时之需。

于是马不停蹄的赶到法院,借送资料之名跟法官就本案是否适用工伤待遇赔偿进行沟通。和法律人打交道的好处就是能以法说事,没有与行政机关打交道的那种无力感和无措感。见到张法官后,马上把我找出来的相关资料逐一呈送并附上解说。看到刘法官不停的点头认可,让我看到了这个案子在朝着对我们有利的方向发展的曙光。

“的确,这个案子春节后才到我手里,这些材料还没好好检索过。可以你把材料给我一份,我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我在跟同事探讨这个案子的时候,同事说针对退休后因工受伤是可以认定工伤的,但是他还没有找到相关的直接法律依据,你算是帮了忙,你把联系方式留我一个,有进展我这边再联系你。”刘法官一边翻着材料一般跟我这样交待。

“好的好的,这材料本就是专门给您送过来的,您有空仔细看一下,我也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有疑问再来请教您。”我知道今天的沟通基本达到我想要的目的了,不必再麻烦法官时间了,好好准备开庭是接下来的重要工作。





六:顺利的开庭,情法兼容的法官

开庭当天,特意带上了本可以不必亲自去的当事人去开庭,主要是想让法官亲眼看看当事人的严重伤势,连带拇指的三个手指和半边手掌缺失,相信谁看到都会动恻隐之心。法官也不例外,马上流露出对当事人同情及怜悯的表情。

庭审意外的顺利,由于被告与我的当事人既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工资也是现金发放,甚至对受伤时的证据也不是很充分(这种案件可以固定的客观证据不多),但是对方代理律师还是蛮配合,对我的当事人工作时间及因工受伤等事实都予以了确认,这也省去了我方对证据不足的担忧。本案的争议焦点就集中在法律关系的认定:是可以按工伤待遇赔偿还是得按照劳务侵权赔偿,主审法官虽然手里握着法条,还是不敢下决定,决定请示中级法院,等待中级法院的答复后再次开庭和组织鉴定。当然法官在最后还不忘安慰我的当事人说了一句:“大叔,您放心,如果按照法律能够按照工伤走,我这边会把程序推快一些,马上给您安排鉴定,您目前好好养好身体就是了。”这句话的确让我的当事人心里格外暖和和轻松,这不就是典型的法理兼顾情理嘛,这不就是典型的法律以外的温情嘛!我心里对这位法官肃然起敬!





七:法律人的使命

接下来的工作重心就是继续和法官保持沟通,并继续找有利于我们的法律材料,以推动这个案件的进程,谋事在人成事在法、在上级。

的确这几年这里还没有这样的案子,尤其是在目前以法治国两条腿走路的情况下,法官的谨慎也是可以理解的。案件事实能够确定下来,也达到了我们这次开庭想要的目的。至于最后如何认定,其一看法律,其二看上级法院如何认定了。总之,这个案子还是蛮有希望的,不会轻易放弃,这是为我的当事人负责,也是对维护公平正义负责,这是法律人应有的基本使命。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