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纠纷:历经三审,事实认定还是一笔糊涂

2020-03-02 15:27:00
章李律师
原创
798
   导读:医方未按照规范书写病历,但只是违反了管理性规范,不能以此推定医方存在过错。 


患者王某因为双眼老年性白内障在被告医院行右眼玻璃体切割、重水、激光、硅油填充术及后续取硅油等手术。出院后右眼视力失眠,经检查诊断为 右眼视网膜再脱离、右眼人工晶体眼、右眼视神经萎缩。患者遂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医疗损害鉴定。

医患双方在对病历质证,对病历材料三性没有异议,于是法院委托鉴定机构进行医疗损害鉴定,鉴定意见认为医方在诊疗行为中不存在医疗过错。


上述鉴定意见作出后,原告(即患者)提出异议。认为病历材料中知情同意书中的手术参与人员与手术记录中参与人员不一致,以及在手术当日的医嘱单中没有手术医嘱(注:医嘱单显示手术当日的手术医嘱在手术前一日已经下达),同时还存在部分医嘱单没有执行医护人员签名的情形。

于是法院对上述问题质证后,要求鉴定机构进行补充鉴定,鉴定机构以上述问题在病历中不一致影响客观事实的认定为由,撤回了其出具的鉴定意见。

一审法院以病历真实性存在问题为由,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推定被告医院存在过错,而判决被告医院承担全部责任 ,判决医方赔偿患者各项经济损失共计440515.72元。

后医院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以医患双方均是以在病历进行充分质证后方才进行的医疗损害鉴定,鉴定机构撤回鉴定属于单方意思表示,不予准许。 以及手术知情同意书与手术记录手术人员不一致属于病历瑕疵,不影响客观事实的认定;同时手术医嘱在前一日下达符合病历书写规范,不影响病历真实性。

至于部分医嘱单没有执行医护人员签名仅违法管理性规范 。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应限缩在保护民事主体民事权益为目的的法律规范,而不能扩张至行政管理为目的的法律规范,故不能以此推定医疗机构存在过错。所以, 二审法院撤销了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后,患者不服,提起再审。再审受理后认为:虽然鉴定撤回,但是患者作为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医方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以及该行为与其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其主张医院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依据不足。但是医方对其提供的病历资料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负有举证责任, 根据查明的事实,医方提供的知情同意书、《长期医嘱单》等存在瑕疵,违反了《病历书写基本规范》,没有尽到谨慎的注意义务,对此医方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再审将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医院的过错程度,酌情确定医院赔偿患者损失10万元。


 评语:         
从一审胜诉 到二审败诉, 最后到 再审部分支持 ,这里面反应出了司法实践中对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如何进行理解及应用的问题,因为这涉及到 举证责任的分配及责任的承担。
具体到本案,本律师认为, 一审法院对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是正确的,因为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明确规定:诊疗行为违反法律法规、规章及诊疗规范的,推定医疗机构存在过错。 准确、客观及完整书写病历属于《病历书写基本规范》明确规定,而病历是客观、完整反映诊疗过程的关键性证据。现医方的提供病历材料对部分医嘱单中缺少医护人员签名、及手术记录单中的手术人员与知情同意书中人员不一致, 说明该病历已经无法完整反映整个诊疗过程,违反了规章的具体内容,就应当推定医疗机构存在过错。
      
医疗机构无法证明自己不存在过错的情况下,法院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医疗机构承担全部责任是合理合法的。

至于二审对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进行限缩解释是没有法理依据的。 因为管理性规范的目的就是维护民事权益为目的。而且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侵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中的规章仅限缩在管理性规章。

至于再审,就是为了平衡各方利益所作出,各打五十大板,其实也经不起法理及法律的推敲。

总之,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涉及到的事实过于专业,不具有医学知识的人很难搞懂其中的事实问题,这就导致了在司法实践中出现了很多离奇、违背医学、违背法律的判决或者鉴定,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事实问题没有搞清楚,事实问题搞不清楚,那么法律适用就容易出现差错。所以,本律师认为, 我国可以考虑设立专门的医事法庭,审判人员最好具有一定的医学知识,以及审判人员要充分参与到司法鉴定中,如此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对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问题就不会出现很大的偏差。

各位感兴趣的,可以去裁判文书网找判决书。
2014)海民初字第05973号
(2016)京01民终4928号
(2017)京民再119号


作者:章李(前医师  现律师)

单位:浙江鑫目律师事务所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